阿凡达电影百科

广告

面对《阿凡达》,我们不必太自卑

2012-03-15 08:57:21 本文行家:freesky1999

如果说《阿凡达》不好,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身体有问题。就像一个大炮仗在你眼前来了个大爆炸,你说没感觉,不是你在说谎就是你本身是个聋子。《阿凡达》无疑要比《2012》高级得多,它不仅仅是个能将你震一下的大炮仗,它更像一个礼花,“咚”的一声“震”,然后升空,散开,五彩缤纷,飞散而下,你会觉得有那么一点点幸福,一点点感动,但你绝对不会因此落泪,也绝对不会因此而有更多的思考。如果说《阿凡达》多么多么好,必

avataravatar

如果说《阿凡达》不好,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身体有问题。就像一个大炮仗在你眼前来了个大爆炸,你说没感觉,不是你在说谎就是你本身是个聋子。《阿凡达》无疑要比《2012》高级得多,它不仅仅是个能将你震一下的大炮仗,它更像一个礼花,“咚”的一声“震”,然后升空,散开,五彩缤纷,飞散而下,你会觉得有那么一点点幸福,一点点感动,但你绝对不会因此落泪,也绝对不会因此而有更多的思考。

    如果说《阿凡达》多么多么好,必须给它打满分,以至于中国的全体电影人都要忏悔,下跪,磕头,认错,以至于自贡,就有些过了。

    震撼之余,我们不妨反思一下这部电影。为什么许多人走出电影院的时候会有一种失落感,为什么我们没有像当年看《泰坦尼克》那样的热泪横流。

    和《2012》很类似,《阿凡达》给我们的震撼几乎全部来源于它建立在高科技特效之上的华丽外壳,虽然这个外壳不仅仅是有了钱就可以造出来的,但如果我们把这个壳去掉,我们会发现它的内容其实很一般,它不过是按照好莱坞类型电影的模版脱出来的一部宣扬美国人的所谓虚伪人权的达标作品。美国人去侵略人家,有个很二的美国小兵反对自己人的这种侵略,于是和另外几个同样很二的朋友一起阻止了这种侵略。最终善良战胜邪恶,人性战胜非人性。很俗套的一个故事。但它之所以比《2012》牛一大节儿,一方面是它的外壳太牛了,以至于我们忽略了它的内容,另一方面是它的内容原创得多,它没有像《2012》那样叫一个小科学家在大银幕上给所有国家的元首讲什么叫“人权”,也没有在影片最后非要让男女主角来个kiss之后再出字幕。

      其实,《阿凡达》是有一个非常好的能够震撼人的心灵的剧作框架的。这也是许多人一厢情愿的觉得它有思想的原因。男主角杰克是个双腿残疾的退伍军人,他做梦都想飞。操控阿凡达给了他这个机会。他先是到纳威人内部卧底,后来他爱上了纳威人的森林和飞翔的感觉,再后来他爱上了纳威人和他们的公主,他甚至觉得自己就是纳威人了。他想忘掉过去,永远停留在自己的“白日梦“里。于是战争爆发。爱情,友情,仇恨,承诺,背叛,责任,本我的认定,新我的不确定,都集中在一个残疾人身上,会有怎样的纠葛,会有怎样的矛盾,会有怎样的涅磐与重生。种族的冲突,文化的冲突,人和自然和宇宙之间的冲突,会有多少多少的故事,会有多少多少的感动。这绝对不是仅仅像做游戏一样的顺理成章。遗憾的是,影片全部都是点到为止,没有进行深入的挖掘。最终,《阿凡达》只能停留在震撼人的神经的层次,它无法震撼人的心灵。

    其实,拿《阿凡达》和中国电影比是不公平的。甚至拿任何一部好莱坞电影和任何一部中国电影比都是不公平的。因为我们有着不同的电影发展史和不同的电影产业基础。那些想下跪,想磕头,想忏悔,想自贡的人,只能暴露他们的无知和藏于他们内心深处的卑贱。这也是为什么在《南京南京》的最后,屠杀了30万中国人的日本鬼子跳起节日的舞蹈为自己的亡友招魂,而中国人中只有一个贪生怕死的懦夫和一个必将成为懦夫的狗屁孩子逃出了南京城,并且兴高采烈的将蒲公英吹的满天飞舞的原因。

 

    无论如何,我们没有必要因为一部好莱坞大片而自惭形秽。我们可以看看,我们用的电脑,手机,我们开的汽车,看的等离子电视,大到有越洋能力的大客机,小到我们做骨科手术用的固定钢板,那一个不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列强高我们一大节儿。许多东西我们中国人只能做做组装加工,然后写上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许多东西我们甚至连加工组装一下的资格都没有,只能原封不动的进口,我们美其名曰原装进口。难道我们要让这些行业的所有人都忏悔,下跪。记得当年杨利伟代表中国人进入太空的时候,我真的非常自豪,觉得杨利伟这一下,我们中国就世界第三了。什么英国,法国,德国,还有小日本儿,全不行。可当我看到电视中美国人的空间站的时候,我好象被当头泼了一盆凉水。人家美国人的空间站中会住着好几个人,非常宽敞,这些人不仅可以在空间站中自由的飞来飞去,还能听音乐,健身,甚至打电子游戏,简直就是豪华油轮待遇。而我们的英雄杨利伟只能在那么狭小的空间中蜷着身子,一动不动的围着地球一会儿白天一会儿黑夜的绕圈圈。我真的很难想象他那个姿势是怎么完成党和人民交给他的大小便任务的。难道我们也要让我们的英雄杨利伟和各行各业的13亿中国人一起面东背西,朝向美国的方向下跪,磕头,忏悔,自责不成。

 

    记得当年张艺谋拍摄《黄金甲》期间,也就是奥运会开幕式筹备早期,斯皮尔伯格以奥运会开幕式顾问的身份来到中国,他和张艺谋有一次对话。当主持人问双方对未来电影有什么展望的时候。张艺谋先说的,他不过说了些数字技术在未来电影中会发挥多大多大的作用,胶片必将退出历史舞台之类的话。轮到斯皮尔伯格的时候,他说,在未来,我们也许只需吞下一个小药片,然后我们就会进入梦乡,进行一次神奇的电影之旅。当时我惊呆了,人的想象能力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呢!后来想想这也自然,我们怎么可能奢望快30岁了才开始学习电影的张艺谋和8岁就开始拿着8毫米摄影机拍电影的斯皮尔伯格对电影具有相同高度的理解呢。好莱坞电影有着100多年的商业传统,我们的商业电影才刚刚起步。美国在卡梅隆小的时候就有了非常发达的科幻小说行业,我们一直到最近几年才出了一个“娇喘吁吁”的郭敬明。我们拍电影用的摄影机,胶片,后期设备全是老外的,我们怎么可能能和他们相提并论呢。我们只能尽快的追赶,尽快的填补空白就不错了。

    话说回来,从某种意义上讲,艺术应该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的,只有不同。就像麦当劳的汉堡和中餐馆的鱼香肉丝,根本没有可比性。他们是在不同地区不同文化下的产物,我们不能因为麦当劳买卖做得大,它是洋人的,洋人有钱,就说它比我们的八大菜系高级。当年孙中山,梁启超,鲁迅等都参与到废除中医的运动中的时候,中医的卫道者恽铁樵说过一句话, “西方科学不是唯一之途径,东方医学自有立脚点”。这话很深刻,科学标准不是唯一的。我们现在所说的“科学”不过是西方人发明的一套科学体系,但这不是唯一的。就像中医和西医,出发点不同,基本原理不同,但都能治好病。连科学都不是唯一的,更何况艺术,电影。这是一个基本原则。

     当骂张艺谋成为一种时尚的时候,我们奉之为神的詹姆斯·卡梅隆大仙却说他是张艺谋的大影迷,他很受张艺谋电影美学的影响,他最喜欢张艺谋的《英雄》和《十面埋伏》,这虽然有点儿客气话的成份,但他“竟然”说了《十面埋伏》,一部在中国人人喊打谁说好谁就是弱智的电影,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思考。

    敝帚自珍现在不时兴了,会被称为老土,但我们也不要吃了一顿麦当劳,就鄙视我们的“破”鱼香肉丝。

参考资料:
[1] 老韩聊电影 http://i.mtime.com/laohan/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